2019传媒业“依旧”
发布时间:2019-01-10 15:12 来源: 澳门巴黎人娱乐场 作者: admin

新的一年,新的气象。经历了2018年调整期的传媒业,在2019年第一天,就有很多报刊通过改版展现新的面貌,给人以不一样的新鲜感。但其实,更多的深层次整合与变革,更新的多元经

  新的一年,新的气象。经历了2018年调整期的传媒业,在2019年第一天,就有很多报刊通过改版展现新的面貌,给人以“不一样”的新鲜感。但其实,更多的深层次整合与变革,更新的多元经营发展思早已深植各传媒集团内部,等待着在新的一年开花结果。新风貌、新变化、新成效,在新年伊始可以说,这些细微变化为业界带来了“依旧”的信心与决心。

  2018年年尾,关于报刊关停并转的话题依然没有停歇,而迈入2019年,传媒业界这一态势也势必延续。在停止与前行中,看似绝对且对立,但其实,止与行间体现的是变革的过程。

  就个体而言,报刊的关停休刊是“止”的开始,但之于整个传媒行业,却是进一步“行”的起点,这一过程是行业强大的必然。去年天津整合北方网、《天津日报》、《今晚报》、天津广电等旗下新组建津云新集团,辽宁整合17家单位组建报刊传媒集团,融合工作进入实质性阶段等,可见,全国多个省市融合进入快车道,传媒业也正通过“去产能”“去库存”提高自身的能力、实力以及公信力、影响力。

  有人说,目前一些传统看不到自己能力不够、资源有限,这是传统转型时很重要的障碍。可以预见,2019年,报刊关停并转的案例仍将继续,这是时代发展、变革过程中应有的优胜劣汰,无需过度恐慌,只需找准定位。毕竟,整合是为了建立、和品牌,加强用户联系,产生协同效应。

  而没有好内容,无论是新还是传统纸媒都只是一个空壳而已。在报业的很多转型举措中,一些人总是倾向于解读为移动化、数字化转型,而此时恰恰更需要精简聚焦,这是远比数字化、移动化转型更为紧迫的任务,也是更务实的转型举措。当下,传统大多将战略点集中于面上,而各更需要的是把自身的特点无限放大,如果这个点在今年仍找不到,那么,战略是很难落地的。

  不容否认,中国报业市场早已呈现出“供给大于需求”的相对饱和局面,面对这一现状,延续2018年态势,2019年将有更多的采取“减版”“合版”等策略,甚至出现传统向新转型的趋势。在此背景下,部分的关停与转型是压缩产能的结果,这种产业结构的调整也是产业可持续发展的必由之。这一过程中,业界应认识到,关停并转是短期的、被动的、不得已的,而并非最终目标,其重点是进行长远的结构性,探索出行之有效的发展模式,培育出对于产业和技术发展都有着敏锐反应的、更有活力的主体。

  在整合中,业界应地认识到,不同类型的报刊,在应对融合、整合的过程中应有所不同,但由于当前报业面临一些共性问题,在举措上也存在一些共通的地方。比如,要向互联网转移,实现供需对接。作为内容供给方,要实现供需对接,首先要在阅读方式上满足受众的需求。要打造内容特色,突显专业优势。在渠道日益多元并且不可垄断的情况下,优质内容、特色内容是吸引流量的重要入口。的传统发行渠道优势不再,纸质阅读方式式微,此时专业化的内容生产越来越成为纸质的核心竞争力。“互联网+专业内容”作为一种转型与坚守相结合的之道,将成为的必由之。

  在业界看来,无疑将有助于从根本上改变过去以为中心的生产模式、工作流程和组织架构,推动各种媒介资源、生产要素有效整合,建立全天候融生产体系。而这一,是一次结构性的战略重组,也是一次全新的实践,充分体现了资源统筹、优势互补的特点。但外部整合仅是形式,更需要内部的体制机制调整给予支持。因此,整合只是迈向成功的第一步,接下来,在重构商业模式和盈利模式上,新的集团还有一段要走。2019年传媒业在推进整合的过程中,体制机制的完善与创新也将成为业界着力的关键点。人员的疏导、业务的分配等都考量着者的智慧,需要者拿出切实可行的方案。

  其实,2019年,与其说会有更多报刊将被动关停并转,不如说是越来越多的传媒集团主动应对融合的有利选择。追新自然伴随求变,整合有时不是经营出了问题,而是在互联网业态下的主动作为。因此,2019年,日子的好还是不好,取决于改不改、变不变、融不融。

  在过去的一段时间里,纸媒逆势,面对层出不穷的技术,追赶不上科技的步伐引发了诸多的焦虑。有时连上一轮技术的概念还没搞清楚,新一轮的技术便又兴起。如当“两微一端”逐渐成为各家的标配时,融的大潮席卷而来;当大家正在深入跟进融时,智能技术在界已开始“攻城略地”,智能写稿、智能主持人等落地应用让人们感叹技术对于传媒业的变革之深;当智方兴未艾之时,区块链、5G技术不断成熟,已有部分蠢蠢欲动,希冀寻求新的发展径。

  刚刚过去的2018年,对技术的拥抱成为业主动谋变的亮点之一。我们可以欣喜地看到,越来越多的将智能技术从容地应用于日常的新闻生产中;越来越多的、企业、社会资本加入到智库建设大潮中;越来越多的在服务对某行业、某领域作出正确政策指导、提供公共服务等方面变得更加智慧。

  在此趋势下,纸媒发展在逆境中市场需求,智能+智慧+智库的发展模式已经成为探索的新方向。

  为此,2019年,科学技术依然火热,以退为进,不盲目多元发展,在对融与智的探索中发力前进将成为传媒界发展的共识。不可否认,传媒界早已度过谈技术色变的时代,拥抱先进技术,探寻与科技融合的新的可能性将成为部分主动作为的“先手”。

  2019年,数据将越来越成为智能化发展的重要生产资料。2018年,移动互联网经过几年的生长,流量红利增长乏力已见端倪,受众对于优质、深度内容需求量加大。对于大部分传统来说,优质内容正是其赖以的基础,在智能时代,这一优势将更高效地发挥作用。深度挖掘自身数据、生产质量更优的内容,利用智能技术为优质内容设计更优的分发渠道,提升分发效率将成为业发力的重点。智能写稿、智能编辑、AI主播……随着智应用的不断成熟,技术会帮助记者从无效、低端的新闻生产中解放出来,让记者有更多的时间和精力去思考真正有深度的内容,“机器的智能+人的智能”也将实现更高效的统一。

  2019年,科技仍然是推动智能化发展的生产力。新的一年中,千呼万唤始出来的5G技术将逐步试点商用,随着这项技术的不断成熟,将深刻变革大数据、云计算、人机交互和人工智能的使用场景及范围,也将帮助智在海量的信息与用户之间建立精准、高效的一对一连接关系。春江水暖鸭先知,去年年末,中央电视总台与中国电信、中国移动、中国联通及华为公司在共同签署合作建设5G新平台框架协议,启动建设我国第一个基于5G技术的国家级新平台正说明了对5G技术的。2019年,区块链技术也将成为引发变革的新高地。日前,人民创投区块链研究院传媒实验室首份研究《传媒行业区块链应用发展研究报告》发布。从《报告》中不难看出,随着区块链行业的逐渐成熟,互联网、移动智能设备市场将迎来高速发展。电子媒介行业蒸蒸日上,人口流量红利面临枯竭,诸多也将从区块链角度寻求新的发展径。这也说明,在科技的快速变革中,智的发展形态也将发生多样性变化,多样性将成为智发展的常态。

  2019年,智慧将成为智能化发展新的金矿。在融合的大浪潮中,县级融合无疑是浪花最大的一朵。界的很多专家甚至呼吁:“谁能乘上县级融中心建设的快车,谁就能赢得未来5年的发展机遇。”诚然,县级作为打通引导“最后一公里”的阵地,其更是智投身城市智慧服务的下沉式布局。市场发挥优势,作为城市主流而言,将新闻客户端升级为智慧城市平台应用,参与城市智慧决策、智慧政务、智慧交通、智慧民生等项目,传媒业自身优势明显,希冀2019年能有更大作为。

  2018年,在融合发展的总体战略下,业界对聚焦主业多元发展的共识进一步凝聚。同时,从全国来看,一些选择了休停刊,报业除了以外,对于自身传媒属性的重新认识和定义,是摆在所有报业集团面前不得不解答的难题。

  近两年,就纸质而言,党报党刊的日子越来越好,对于求存的其他报刊来说,我们看到,刚刚过去的一年,纸媒发行量继续下降的同时,广告营收下降幅度趋缓,似乎已接近“触底”,但业务萎缩带来的机构整合和人员调整仍在继续,这在刚刚迈入的2019年仍将延续,加之获得的补贴继续增长,因此,从2019年总体发展态势上分析,虽然纸张价格还在高位运行,但发行和运营成本总体下降,报业集团这一板块的经营状况有望比上年好。

  从目前新运营方面来看,通过自建“两微一端”等立体手段带来的新营收增长较快,但总量仍然有限,因此,机构化的较高运营成本决定了盈利不易。虽然舆情、智库等信息服务业务也会给报业带来具有很高销售利润率的业务,但总体上来看,今年报业的板块中,新及信息服务等业务的营收和利润仍然比例有限。

  近年来,一些有实力的报业集团大力发展多元化产业投资,收获较大。从很多报业集团公开披露的比例数据来看,此消彼长之下,报业板块收入在总收入中的比重均大幅减少。从利润贡献角度来看,2019年,报业板块收入可能下降幅度会更大。

  展望2019年,2018年的一些趋势还将继续,但是有些问题也值得引起重视。

  首先,党委机关报刊网端仍将逆势飘红,可以预见,2019年党委所给予的政策和财政支持仍然不会变,但互联网社会转型的大趋势下,报业必须对此种现状有认识,在有利条件下,更加应该抓紧实现力和影响力的转型。

  其次,承载着报业实现融合发展的希望,新和信息服务业务营收预计将继续实现较高速度的增长,但在关注营收增长的同时,必须扎实推进这些新兴业务盈利模式的升级。可以说,目前这些板块的收入,一定程度上还是传统广告的替代形式,披着新新服务的外衣,其实盈利模式仍然依附于的影响力,真实的用户需求不大,所谓“增量”仍然还是“存量”而已。的影响力萎缩,报业经营总体萎缩局面就难以扭转,如果这些新和信息服务在盈利模式方面没有实现数据化和智慧化的互联网转型,则转型发展也就成了“自娱自乐”。

  最后,当很多报业集团的非业务收入和利润贡献稳定地高于50%时,报业集团在经济层面已经基本实现了转型升级,这说业变现自己的资源和资金优势,大力发展金融和实业投资的径是可行的。但报业“金控化”或是“财团化”发展,必须能够较为直接地服务于融合发展才有出,否则就有“不务正业”的。这种状况下,重采编轻经营的导向容易抬头,如果报业在体制机制上不能做出一些深层次的,非产业的发展将会遇到瓶颈。

阅读排行榜

编辑推荐

本站二维码

关注微信公众号,了解最新精彩内容